專文

台大校門口「牆暴」事件

張小虹,台灣大學外文系特聘教授

年輕時就很喜歡拜讀張曉風老師的散文,溫柔蘊藉又慧黠,但前不久在電視機前看到她為保留溼地的「兩片肺葉」,不惜下跪求情的畫面,心中動容,強烈感受到人文知識份子為公共利益勇往直前的勇氣與堅持。雖然看似暫時擋下溼地開發案,但最善意的後續發展也僅止於縮減開發面積,逼得曉風老師不惜搬出「性侵」的比喻,直指開發溼地「無論插入五公分還是十公分,都一樣是性侵」。

到底是怎樣絕望悲憤的心情,逼得溫柔敦厚的學者文人,不惜危言聳聽?我們姑且不論此「性侵」比喻背後所預設「處女地」的性別盲點,我們要問所謂公共決策所隱含的暴力與災難,如何有可能懸崖勒馬?以台大校門口人文大樓的新建案為例,原先二十三層樓高的規劃,在輿論壓力、學生連署抗議與經費不足等因素的考量下撤案,但現今通過即將發包開工的方案,依舊以高樓層、高密度的剛硬冰冷建築,霸凌台大校門口。這座「堅若磐石」的「水泥墳墓」,將雄踞椰林大道左側,並在新生南路馬路邊拔地而起樓高十層有如巨型墓碑的鋼筋混擬土石牆,成為台大新地標,直接衝擊台大校門的入口意象與整體椰林大道歷史景觀。

但此既定興建政策,不僅悍然不顧直接壓在校門口的大量體高密度、不顧與周遭建物風格嚴重斷裂的突兀設計,甚至連最基本的校園人身安全,也都可以存而不論。此新建案的建築師由捐贈單位指派,其為仿效美國建築大師路易.康在加州沙克中心的牆柱風格,採用巨量的剪力牆設計,不僅造價昂貴,非結構必需,更造成隔間與未來空間使用維修上的各種困難。而更可怕的是,此新建案光是一樓全部挑空的部份,就有三十三座寬六十公分長四百二十公分的垂直落地剪力牆,嚴重造成校園治安死角。但即便如此,建築師還是在校方以興建進度考量為由,一路過關斬將,以巨大且巨量的「剪力牆」,「強迫」文學院遷入系所師生接受此不良且有安全顧慮的空間設計,也即將在三年後完工「強迫」所有台大人接受此已然矗立在校門口的視覺暴力。

面對此即將到來的校園景觀巨變,有志之士正醞釀發起全校師生與全球畢業校友的網路連署行動,希望趕在十一月中校慶前夕,以「搶救台大校門口」為號召,要求降低人文大樓總量體與更改建築風格。但此案所涉及公共決策的失誤與開發主義的迷思,僅是台灣整體校園規劃失衡的冰山一角,一如202兵工廠開發案或國光石化僅是台灣整體溼地開發災難的冰山一角。我們不得不問,為何台灣從校園規劃到國家機器的公共決策,都如此粗暴顢頇,都要逼著民眾逼著師生校友,在最後關頭走上集體連署或街頭抗爭的激烈道路。這不僅僅只是開發案或興建案的單一事件,而是整體公共決策本身的官僚形式主義,如何主宰了台灣的未來,讓程序按步走一個都沒少,只是公理正義蕩然無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