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

誰在「杜撰」台大校門口?

張小虹,台灣大學外文系特聘教授

在過去兩年四個月的建築規劃設計過程,出席代表多次要求建築單位提供人文大樓與周邊的視覺模擬,但建築單位皆置之不理。而在其所提供的模擬圖中,不是以超高鳥瞰角度就是拉遠距離以降低量體壓迫感,較難讓人感受到人行視角的整體外觀與周邊建物的比例關係。而在其所提供之模擬圖中,亦沒有一張帶進台大校門,而少數被帶進的舊總圖校史館,皆以白模處理,迴避新舊建築在外觀設計上的斷裂不協調。

而在當前視覺掛帥的年代,一張圖抵得過千言萬語,連署團體乃親自委託專業者,依據建築師提供給校方的平面圖與高度等資訊,模擬出完工後人文大樓與校門的配置關係,與校門口人行視角所觀察到的天際線變化,卻被建築單位以「杜撰自行製作」、「保留法律追訴權」之名攻擊,並透過電郵向全校師生發信。誠如黃麗玲老師所言,難道僅因繪製人不是捐贈單位所指定的建築師就是「杜撰」嗎?那到底誰有權利(權力)來描繪我們的校門口呢?為何在過去建築單位所畫的模擬圖中,我們根本找不到台大校門呢?建築師難道沒有義務提供充足資訊,提醒台大師生可能出現的景觀問題甚至災難嗎?

所幸的是,在連署團體於11/15日校慶當天舉行記者會的同時,建築單位迫於壓力乃趕工繪製出第一張看得見台大校門的3D模擬圖。若將此二圖並置觀察(一在連署網頁上方,一在校規會網頁),當可發現兩者雖有視角與距離上的差異,但整體畫面比例十分相似,「杜撰」之說,不攻自破。進一步分析,我們的模擬圖視點實際模擬距離為109.286公尺,他們的模擬圖視點實際模擬距離為110公尺,我們的模擬圖外觀表現細膩度較為不及,但他們的模擬圖卻又再次以天空留白、距離拉遠等手法來降低建築量感。

誠如台大建城所劉可強教授(建築師)所言,「建築視覺模擬是建築環境影響評估標準程序的重要一步,早就該做了,建築師沒有做,校方沒有要求他們做,我認為是不專業。25年前我在柏克萊曾經協助執行新建工程的視覺模擬,為了讓社會大眾了解可能的衝擊,把公開公共的設計方案貼在實景的背景照片上,就是要能看到新的建築和周遭環境的關係.,任何一位公民都有權利做這模擬,只要他的資料來源是公開的。建築師現在才提出他們的模擬圖,那為什麼早不做?」歡迎大家趕快上連署網頁、校規會網站或行動部落格,親自比一比這兩張貌同神似的校門模擬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